源调品鉴:好红酒是种出来的!
浏览数:62 

  记得几年前,我曾为中日尼雅遗址发掘出一批距今1700年左右的物质遗产而写了一首古风,那年我们在和田采访时,不止一位人士曾这样提示并严重警告说:尼雅文化遗址亟待保护,否则这份2000年前的灿烂文化瑰宝将随风而逝。





  那天夜里,我梦见一位大唐拉骆驼的丝绸客,央我代他讲述当年他在精绝城中遇到尼雅姑娘之后的相思之苦以及因此而生发今日之不幸。言毕唏嘘而殁。醒后,一枝一叶,历历在目,如有鬼助,一气呵成此拟散曲,题之为《人鬼殊途大唐丝绸客谒西域呜呼哀哉记》:





  中原曾经丝如雪,富贵年年茧中结。赫赫千峰驮日月,纤纤十指织时节。牵山摇岳连舟迈,沙卷黄涛浪打碎。头顶霜晨月,足踏残阳血。肥蹄印冷月,响铜跌荒穴。深蒿虎狼爪牙磨,浅草戈壁龈唇裂。渴思饮瀚海,饥欲咬沙舌。上天降尼雅,造化筑精绝。苍苍胡杨地,莽莽红柳野。丰草复迭迭,牛羊不可见,城廓影明灭。长河绕清涟,碧泉凝甘冽。美酒歌咽咽,舞姬情切切。



  素丽胜雪莲,婀娜赛列缺。客醉白玉脯,驼嚼青稞屑。风尘议嫁娶,到底意难决。食欢三日亵,平明一泪别。相聚日短苦离散,多情恨财帛。昆仑玉,天山雪,心有千千节,依依挥手诀。



  返回大唐说尼雅,掩尽风流叹精绝。魂失伊人处,无意纳妻妾。夜夜忆迢遥,此心不能抉。恨不共一穴,泉下亦相悦。相思化水蛭,红泪涟涟,欲吸尼雅血。回首人鬼已殊途,偷驾阴风,欲把巫山云雨阅。和田得白玉,昆仑失日月。沙烟罩四野,于阗生境劣。尼雅孓遗多悲烈,民丰曾经拥精绝。河畔红柳稀,城边清泉竭。绿洲千里胡杨灭。迎取新月十万丘,送走春秋三千阕。白沙飘若雪,黑风劲如铁。大唐客,目眦血,汉晋鬼,心欲裂。天地含悲何以慰,河山有泪谁来捩。请君歌一迭,祭尼雅,奠精绝。沙打繁华恨犹在,尘吹风流情空埋,生死人间从此昧。

  过后,他们让我聊聊新疆的曲子和纳沙-爱尔勃塔,不揣冒昧,姑妄言之。据说,新疆曲子是由陕西曲子、青海平弦、兰州鼓子、西北民歌等流入新疆后,融合了新疆各民族的音乐艺术,而逐步形成和完善的一个具有独特风格的地方戏曲剧种。


  主要流行于东疆的哈密、巴里坤,北疆的乌鲁木齐、昌吉州、伊犁地区、塔城地区和南疆的库尔勒、焉耆等地,是由新疆汉、回、锡伯等民族共创共享的地方戏剧剧种。我想,传承是可以多样性的,例如我在《寄友人》一词中(调寄《画堂春》新韵)所说:“友人寄语动天山,扁舟驰入疆湾。佛云前世若同船,缘聚今帆。尘海人生有岸,高朋厚谊达关。回头身后一千滩,功在潺潺。”


 


  这个缠绵悱恻甚至有些香艳的古代爱情故事已随风而逝。


  此次去新疆托赖朋友之情份,结识了源调文化公司屠新繁总经理,这位空军出身的正师职干部,退休之后二次创业,不改报国初心,与王芳董事长保护新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公益活动一拍即合,两位有识之士,与我见面后当即提出新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筹备会,择日将在北京召开并邀我参辊,届时请几位文学艺术界的朋友助阵。我自然责无旁贷。


 

没有涓涓潺潺的汇集,没有碧波细浪的运送,无论是独木舟还是艨艟巨舰,都是过不了一千滩的。类似曲子这样的非物质遗产,在新疆多多,在中国乃到世界更是浩如烟海,任凭这些人类的精神财富,如同尼雅遗址那样的物质财富也似随风飘散,堙没无闻,肯定是有罪的。类似追搠到更久远的一些,如唐诗、宋词、元曲的名存而实亡,形存而神亡,当是一大悲哀。个中因为恕不细述。成功与否不去说它,也算是一种身体力行。故仍以四言平仄概之以曰:



大漠封疆,天山叠嶂。冰川漾荡,雪岭生光。
昆岗鹰扬,和田玉壮。塔儿河绘,南北洲妆。
古丽之乡,耕凿苍旷。马牛遍地,游冶八荒。
戈壁滩伏,坎儿井藏。葡萄喜庆,馕饼吉祥。
汉握炎黄,唐掐翘望。伊人温润,顾盼芬芳。
羊肉串孜,无花果浆。休凋红柳,勿老胡杨。
渐杜微防,风流倜傥。色夺味掠,犹恐桃僵。
静影沉塘,鱼嬉鸟唱。饮天佳酿,住地庭堂。
贫莫惆怅,富休铺张。大千怏怏,万物惶惶。

物我相荣,人天互养。绿洲水土,固若金汤。



纳沙-爱尔勃塔是源调文化主推的一款新疆红酒,源调文化董事长王芳这样介绍说:好的葡萄酒,不是酿出来的,而是种出来的。好的葡萄酒,不仅是种出来的,还是一颗一颗挑出来的。


 

                                                     (文:哲夫—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下一篇